当前位置: 专题 >> 东秦拍客 >> 作品正文
一碗饺子
发表时间:2013-06-21 14:34:14    作者:老刀    浏览次数:1161

  “妈,赶紧吃,我上地呀”,媳妇催促着,狗蛋他妈把碗里又白又大的饺子翻腾着,应承着,“我吃着里,你忙你的,一会我收拾”。

  自从分了家,老汉跟着老大,她跟着老二狗蛋过,一个在村东头,一个在村西头。

  想起老大过来搬老汉东西的那天,老汉在门口圪蹴着,吧嗒吧嗒的抽着烟,啥都没说。老汉是个强脾气,自从搬到老大家,一次也没登过老二的门。

  人老瞌睡少,昨天晚上,她一夜没睡实在。晚上,山村格外宁静,思绪就在土炕上乱乱飞着,几十年前的陈芝麻就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。前些年,家里困难,槐花下来就捋着用粗粮蒸包子,到一家人都吃不进去的时候,就换着包饺子,馅仍然是豆腐渣或槐花,薄薄的皮,大大的馅。有一年过冬至,家里只有一点白面,可狗蛋他们哥俩却嚷着要吃饺子,她就往白面里掺了点玉米面包。饺子下锅,娃娃们围着冒着腾腾热气锅畔,高兴的跳着、嚷着:“要吃饺子了。”一揭锅,掺多了玉米面的饺子成了一片汤。就是这样,狗蛋哥俩依然吃得狼吞虎咽。她现在觉得,好像那时候看着娃娃们抢着吃没肉少油的豆腐渣饺子的样子,是她最幸福的时候。

  里屋娃娃们的热闹声早已平寂,身边也没有了老旱烟的熏和呼噜咳嗽。但她觉的,就是少点了什么怎么睡也不踏实,一会想着晚上老汉起夜怕给绊了,一会想着渴了谁给倒口水,想着想着,迷迷糊糊感觉好象老汉就在炕头,刚想张口叫,就觉着宽宽的炕上单单的就自己一个人。

  一大早,她就忙活起来。买肉拌馅,现在孩子大了,日子好了,平时随便就能吃上一顿肉饺子。“咣”的一声环桓门响,媳妇扛着锄头上地去了。狗蛋他妈赶紧麻利的收拾,把碗里的饺子用抹布一罩,心里想着还是等一等,就把把碗扣到锅里,温着。先把热面汤给狗喂上。

  后院的老黄狗是老汉的宝贝,上地时,黄狗就摇着尾巴咬着老汉的脚后跟前后不离。夜里老汉看庄稼,老黄狗就像老黄忠一样,保驾护航。老汉走的哪天,狗叫个不停,媳妇就把它绑到后院,一直到现在。从来没上过缰绳的老黄忠看见她来,一下子温顺了许多,摇着尾巴在地上打着滚,把面汤给倒下,老黄忠也不怎么吃,摇着尾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,好象等着她给解缰绳,几次都想解开绳头,但一想,缰绳一解,老黄忠保准一溜烟的就会跑到村东头。只好伸出手,叫老黄忠添添,也算是对他一点安慰。

  约么着媳妇上地了,狗蛋他妈把锅里的饺子端着,刚走到门口,吱呀一声,院门开了,媳妇忘了拿钥匙回家来取,狗蛋他妈一个趔趄,揣在怀里的那满满的一碗饺子就在她手里滑了下来,白白胖胖的饺子洒落了一地。